新闻搜索:
首页 | 投资项目> 央视调查煤电怪圈 市场煤和计划电体制急需打破

投资项目

    央视调查煤电怪圈 市场煤和计划电体制急需打破
    发布日期:2011-12-23         点击率:2514
  •   近些年来,冬季电荒似乎成了永恒的话题。今年从9月份各地就开始闹电荒,很多人预计冬天的电荒不可避免。果然,在严寒到来的时候,我们又看到了电荒的局面。更让人诧异的是,煤炭大省山西的电荒也愈演愈烈,发电企业多发电多亏损1124日,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负责人集体赴京要求调高电价。

      一、电厂存在的现状 

      12月初,记者来到了山西河津的一家发电厂,总经理李艳庆告诉记者,企业早已经处于严重亏损状态。

      漳泽电力(000767,股吧)河津发电分公司总经理李艳庆告诉记者,今年亏损的额度是逐年增加的。比如说今年,到目前累计我们的亏损已经达到1.8个亿。预测今年全年要亏损达到2个亿。电价与煤价的价格倒挂是造成大规模亏损的最主要的原因,他为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:燃料成本是29分。那么单位其它的费用,主要是和发电量有关系,比如说今年我们的发电量上不去,因为资金的危险我们发电量上不去。正常年份我两台35万的机组,要发到42亿到45亿,那么今年我们最多也只能发35亿,那我单位的其它费用也要占到1角到12分,这样算下来就是41分,总的成本就是41分。

      李艳庆是按照标煤价格每吨770元的价格,计算出每发出一度电,成本是在41分,不过输出电价却是35分,这就意味着,企业每发出一度电,亏损就是6分。

      河津电厂从2008年开始就一直是亏损状态中运营,四年下来累积的亏损已经达到了4个多亿元,由于持续的亏损,电厂的资金链已经断裂。

      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总经理李艳庆说,事实上从今年7月份以来,已经多台机组在停运,关键原因是没有资金购买。今年总体上讲,从市场的燃烧的供应上来讲,还是不错的,但是现在没有资金购买,那我们来讲,我们现在外欠的煤款已经达到3.1个亿,加上我们的材料款和工程款,现在外欠供应商的已经达到了4个多亿。

      李艳庆坦言,事实上,现在企业还能够开机运转,完全是依靠拖欠煤炭供应商的四个多亿元的资金再勉强维持。

      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总经理李艳庆说,现在应该讲是拖欠了工商的资金来维持目前的运转。这种情况大致是从今年的4月份开始的,就是自有资金已经彻底断裂。

      由于拖欠的金额巨大,煤炭经销商如今只能寄托于电厂形势的好转,不得不继续供给电厂煤炭。记者在采访时发现,对山西中南部来说,由于地理位置、融资状况等诸多因素,河津电厂还算是情况非常不错的企业,很多电厂的亏损情况要比它严重得多。

      作为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济师姜喜告诉记者,我们从2007年投产以来,20079月份、11月份两台机分别投产,投产以后,2008年到现在,就是亏损已经接近20个亿。特别是今年,尤其遇到资金流的问题,到目前为止,到11月底,今年亏损了5.2亿。

      姜喜告诉记者,从2007年投产企业就开始大范围的亏损,如今累计亏损20多个亿,电厂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131%,资金链已经开始断裂,无法保证正常的生产运营。

      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济师姜喜说,今年由于缺资金,导致我们资金非常欠缺,当时是从9月份开始,由于欠的资金比较多,就是欠的煤款比较多,当时最高的时候达到了3亿,3亿多,这样的话长期欠付以后,供应商还有煤矿都不给我们发煤,造成厂子里煤量紧缺,货送基本上没有,就造成两台机停。

      除了电厂的大范围的亏损之外,记者了解到,一些负责城市供暖任务的热电企业,现在的亏损也是非常的严重。

      作为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副总经济师的刘卫东告诉记者,我已经累计17年、18年,因为供热亏损我是6个多亿,光供热上的亏损,因为以前咱们面积小,或者煤便宜的时候亏得少,这几年因为煤价也贵,供热量基本都是400多万,每年400多万吉焦,但是当期来说,供热亏了9000多万,将近1个亿。

      太原第一热电厂每年需要负责80万太原市民供暖,常年的供热亏损,再加上发电本身的亏损,电厂已经亏损15个亿,电厂如今处于资不抵债的处境之中,生存堪忧。

      刘卫东说,就资产负债率负到150%了,其实严格来说吧,就是抵债,所以说现在目前它要是当地银行我们是贷不出款的。我们的煤款其它费用全部都是上级公司,国电集团,还有国电华北分公司,它们给我们注资,担保贷款的。

      记者在山西中南部采访时了解到,在这个地域内的十几家火电厂基本上都挣扎在经营困难、经常缺煤停机、资不抵债的泥潭之中。

      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建伟说,13家企业累计的亏损额已经达到了32个亿,它们的资产负债率平均已经达到了111%。其中资本抵债的企业,也就是说资产负债率超过100%的企业已经达到了10个,所以说非常困难。这13家企业从2008年以来,累计亏损的额已经达到了144个亿。这13家企业跨了五个地区,太原、晋中、临汾、运城和长治。它们涉及的企业是七大主体,有中央企业也有地方企业。

      二、电厂生存的尴尬与无奈

      今年1130日,国家发改委宣布上调销售电价和上网电价。在此之前,关于电力企业巨亏的消息层出不穷,像火电行业三年亏千亿、五大电企全线巨亏、大唐电厂30家频临倒闭等等,似乎发电企业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。

      记者在采访张建国时,他不断被煤炭供应商的电话所打断,电话的内容基本都是向他索要拖欠的货款,张建国不仅无法承诺何时还款,甚至还要垦求供应商继续供煤。一脸无奈的他,带着记者来到了他负责的煤场。

      作为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燃料部副主任的张建国告诉记者,这个就是青石,直接就是青石。但是有些石头也不是他们购煤户给掺进来的,这就在煤矿生产的时候它那里面加的一些干石。你也必须得要,不要你有没有烧的,你连吃都吃不上了,还谈吃好的问题。

      记者在煤场里面见到了一个堆成小山的石头堆,张建国告诉记者,几乎每天都能从运来的煤中捡出这些石头,而这些都是煤炭经销商有意掺在里面的。

      张建国继续告诉记者,你看它这里面只有这些亮晶晶的地方,这才是原煤,其他的这些泥糊糊的东西这就是煤泥。这在以前就是煤的废弃物,我们相当于把这些废弃物就消化了。那就是它配了很差的中煤,很劣质的中煤,就是和原煤这样配配,然后给电厂供应。但是即便是这个,量也不能保证。

      张建国说,现在整个煤场都是这种混合煤,所谓的混合煤,就是将少量的原煤,中煤、煤泥,甚至是煤矸石混合到一起的煤炭,发热量极低。

      张建国说,我们这个电厂的煤设计的是5000大卡,我们现在这个平均的入场煤的发热量今年是4100大卡。目前像这种煤质,大概发售量就是3800-4000大卡,整体下来不到4000大卡。

      望着这些原本煤炭加工过程中的废弃物,张建国感到非常的无奈,为了得到这些混合煤,他付出的成本却并不便宜。

      张建国告诉记者,它折成标煤的话,这个大概是什么价格,就是折成标煤的话,这个煤的标煤单价已经到770元,就这么差的煤,标准煤已经到770元。

      长期使用这样的混合煤,对发电机组的影响是致命的,但只能是勉强使用。即使是这样,电厂现在的存煤只有不到6万吨,只能够坚持45天的正常运转,这也成为张建国一个无法完成的使命。

      由于常年的亏损,河津电厂现在能够得到的最低的标煤价格就是770元左右,这个价格在山西的煤炭市场内已经无法购买到煤炭,这些混合煤还都要从陕西省的南部运输过来,给电厂的正常生产造成了非常大的麻烦。

      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燃料部副主任张建国说,这就是咱们煤不是大量有煤泥,煤泥和原煤在一起时间长了就结成这种块了。结成块了之后,这个对我们生产项目影响都很大。

      由于煤泥的粘合性非常的强,很容易就会粘结成比较大的煤块。

      记者在堆煤的现场看到,很多煤篦子都已经被煤泥给严严实实的堵上了,需要人工来疏通,推土机的反复碾压甚至把这些钢板都已经挤压变形。

      张建国告诉记者,看这都已经变形状了,这也是推土机来回碾、来回压把这个煤篦子压坏了。这个应该是从设计到电厂报废了它也报废不了,因为它这是拿着钢板立起来的,很厚的这个钢板,根本就不应该坏。这个就是现在煤质变差了已经,推土机来回在这推,把这个煤篦子给推坏了。

      除此之外,在制粉设备的前面,记者也见到了一堆堆被挖出来的煤泥。

      作为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总工程师姚忠太告诉记者,这就是咱们刚掏出来的煤泥,咱们目前为止现在我们运行期间进的煤质差、水分大、煤泥多。这就是我们刚刚掏出来的煤泥,大家都能看到,每天有雇定的人在那敲。

      姚忠太告诉记者,电厂每天都有专人在这里用最原始的办法敲打管道,来保证煤炭能够正常的通过,即使是这样也无法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行。8台磨煤机,现在目前为止断了三台。燃料中断了,中断以后,炉膛燃烧就不稳,我就必须以投油的办法,来稳定锅炉的燃烧,否则就灭火停掉了。

      姚忠太说,由于煤炭的质量无法保证,现在用石油短暂的替代煤炭发电已经成为了一个常态。每天基本上就得8吨到10吨左右的油,如果雨季来了,或者产煤雨量多,煤湿、煤质差,可能用的比这个还要多。

      记者了解到,购买这种混合煤的情况,是整个山西省中南部的电厂都在面对的一个真实情况,这些质次价高的煤炭对设备的损害非常的严重。与此同时,这些电厂由于长时间资金的拖欠,今年的存煤量都很低,这对正常的供电将会构成直接的威胁。

      作为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会长的李建伟告诉记者,今年的反应很突出,所以今年入冬以来的存煤,这13家的存煤很差,一般入冬以来,我们的发电机的存煤应该在20天左右到一个月,至少应该有两周的存煤。山西是一个山区,而且大多数企业运煤是靠公路来运输,所以说属于存煤量太少的话,如果遇上大雪就有可能造成断粮,造成缺煤停机。

      三、电厂亏损造成的原因

      坐拥煤炭大省,山西火电中南部十几家电厂却因经营困难、缺煤停机、资不抵债而频频联名上书。年产超8亿吨的煤炭大省山西,已经成为全国发电企业亏损最严重的省份,其中中南部地区更是重灾区

     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经历了2008年开始的煤价狂飙、2009年大规模煤炭资源整合后,山西火电企业的传统优势不再存在。巨额的亏损从2008年就已经开始了。

      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副总经济师刘卫东说,其实从2007年底到2008年初开始,我们分析主要是煤源紧张,因为当时山西省小煤窑都关了,就是关紧压产以后,煤源紧。而我们这些大矿,就是所谓的国有大矿也没有及时地跟上,所以采购发生了困难,煤炭已经进入了,其实从2008年开始已经进入了市场化,所以大家采购。

      2008年大规模煤炭资源整合之后,山西省内的煤炭产量锐减,火电企业开始感觉度日艰难。

      作为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济师姜喜告诉记者,就山西而言实际的产量,把那些小煤窑都关了以后,把小煤窑那一块的产量全部流失掉。我们据民间的统计,大概有2亿到3亿多。现在山西的产量在7亿多吨。

      由于传统的统计模式,无法统计原来的小煤窑、黑煤窑实际产量,根据姜喜提供的数据,减少的产量会有23亿吨,这几乎占到了山西今年产量的三分之一还要多。煤炭实际产量的锐减直接造成了价格的飙升。

      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副总经济师刘卫东继续说,因为煤价我印象中2007年年底标煤的单价应该是300多元,不含税的标煤单价,你想到今年我们预计能到了720元左右,翻了一倍,720元就是不含税的。基本上是翻了一倍多,我印象中涨了是180%。就是从2007年年底到现在涨了180%


联系方式 | 人才招聘 | 法律声明
Copyright(C) 2008-2011 广东珠江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